如果外卖真的不能有效管理
2020-05-22 19:4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如果继续扩大宣传范围,将配送范围从方圆1公里扩散到方圆3公里,光凭孙天麒几个人做物流配送是肯定跟不上的。

孙天麒瞄准的是办公室人群日常午餐市场,送餐时间高度集中。“我们一般在10点40到11点之前出餐打包完成,11点停止接单制定配送任务。”孙天麒说,团队包括3名厨师、1名客服,再加上我,一共5个人,“在每天30多份盒饭的情况下,由于订单比较分散,已经是全员出动”。

“不要相信那些所谓的排名、火爆度,甚至用户评价,大部分是人为弄出来的宣传,与商家食品质量没有一点关系,该拉肚子的时候绝不留情……这些信息除了用来忽悠人,诱导用户下单,对于其食品是否安全没有保障,以至于投诉也只是一个摆设。”今年年初刚刚从一家外卖平台辞职的崔永华说,“很多时候,平台只关注营销策略,却忘了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是产品和服务。”

“刷‘僵尸店’有业绩,大家能多赚一点是一点。虽然知道刷单不对,但久而久之反而觉得这是行业正常情况,情有可原。每次冲业绩时最煎熬的是要不要刷新门店,明知道刷了新增门店根本不会让业务有发展,但还是为了一点点工资去上单。”崔永华说,他曾供职的外卖平台一直在推一个商业计划,商家可以选择自愿上线,上线收取5%的佣金作为技术服务费,不上线没有任何费用,“但是上线与不上线的区别实在太大了,上线的商家能拿到好的排名和位置,不上线商家的排名很靠后。比如,我没有推上线的商家,其排名基本上在移动端排到了十屏之后,根本不会被消费者看到”。

据北京市食药监局食品市场监管处处长李江介绍,在此次被下线的“225家店铺中,除了无证店铺,也包括部分看似有证,实际上冒用他人许可证件或伪造许可证件的店铺”。

“出于成本考虑,我也没打算专门自建物流,所以还是选择了外卖平台。”孙天麒说,本来一直不想上平台,主要是因为管理费扣点太多,“直白地说,这些可全是纯利润啊,直接导致我的盈亏平衡点提高,要得达到日均125份才能不亏损。但平台自带推广属性加成以及可以解决物流配送问题,所以为解决主要矛盾,我还是决定上平台”。

“我最开始订外卖时,就找销量以及排名靠前的,甚至是前十名,但后来发现,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,有些外卖就是小作坊出品,根本不可能与评价、销量相匹配。”刘昌盛说,后来,他选择比较知名餐厅的外卖,“不过还是‘中招’了”。

在被下线的225家店铺中,包括这样的餐厅:旺顺阁(财富中心店)、奶茶嫁给粉(角门东店)等在“饿了么”平台下线;池田寿司(龙德广场店)、杨国福麻辣烫(北京晓月苑店)等在美团外卖平台下线;虾吃虾涮(六里桥店)、麻里麻里麻辣香锅烤鱼(国奥店)等在百度外卖平台下线。

刘昌盛说,如果外卖真的不能有效管理,以后除了少吃甚至不吃外卖,别无他法。“无论人家看上去做的多么火爆,也只能避而远之,毕竟不良商家多,为了盈利简化食物处理流程的更多,但健康是自己的”。

此外,据崔永华透露,以前曾曝光一些外卖平台上有很多“幽灵餐厅”,也就是说商家共用地址或者共用营业执照、卫生许可证,“外卖平台公司里做商业拓展工作的,为了业绩不得不多刷新店,这让平台上有很多‘僵尸店’,尤其是饮料店、甜品店,其实完全不出订单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dgghyq.cn江苏省江阴市婪讯内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dgghyq.cn版权所有